“退而不休”的马云,和准备了十年的隐退计划

来源:钛媒体 时间:2019-09-10 09:51:07
字体:【
打印 复制链接

  文/谢康玉

  今天是教师节,也是马云正式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一天。如投身公益的李嘉诚、变身探险家的王石一般,“乡村教师代言人”马云也终于交出了接力棒,要继续当回马老师了。

  从六年前卸任里巴巴CEO,到去年宣布卸任董事局主席,马云的每一次卸任都会成为业内的话题与谈资,今年以来,业内就开始为马云的卸任倒数,马云每一次出现,新闻标题上都会出现马云退休倒数XX天的字样。

  不过马云一直在强调,不当董事长了,并不等于不创业了,也不等于退休,“我不会停止下来,我觉得阿里巴巴它只是我梦想中的一个而已。我今天还很年轻,我还有很多地方没去折腾,还有很多事想做。”

  不同于很多公司遭遇的“没有二号人物”、创始人退休难的灵魂拷问,对于马云的卸任,业界已经有了一个共识,阿里没有马云也可以。

  “退而不休”的马云

  事实上,这也不是马云第一次“退休”,2006年,马云将阿里巴巴总裁的职务交给了卫哲,这被视作马云逐渐将权利交出去的开始,2013年的淘宝十周年庆典上,马云正式交出了阿里巴巴CEO的位置,在卸任演讲中他曾数次哽咽:“我以后不回来了,要回也回不来,因为我回来了也没什么用,你们会做得更好。”

  在当时,人们还会问,马云会再回来吗,毕竟在商界有很多退休后仍在幕后运筹帷幄,或是在企业危难关头杀回来的例子。

  如苹果的乔布斯、谷歌的Larry Page、雅虎的杨致远、搜狐的张朝阳、魅族的黄章等,近一点的就有去年刚退休一年又回来为中兴奔走的侯为贵,当时76岁的侯为贵拉着行李箱的背影,曾让不少人感慨万分。

  不过,马云所说的“退而不休”与上者有不小区别,一方面马云确实和他说过的那样,没有再回来,一步步退后;另一方面,在交出CEO和宣布卸任董事局主席后的这些年,马云也确实没闲着。

  虽然阿里如今对外的发言人已换成张勇,但马云依然是阿里的一张名片,在宣布卸任阿里董事会主席的这一年,马云依然频繁现身国内外各种大会论坛,行程密集程度不亚于宣布卸任前。

  据钛媒体不完全统计,仅上个月马云就出现在了包括人工智能大会、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在内的6个活动上,过去一年在公开场合出现了超过二十次。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年,马云更多的是在忙着去各处“布道”阿里的价值观,对于具体的公司业务,他已不再插手,一步步抽离,外界也在这些年一点点习惯了没有马云的阿里。

  去年年初,阿里以8.66 亿美元投资ofo,当被问及这起投资时,马云却说他并不知情,“我们投资了ofo吗?那可能金额不多吧,这种事张勇可能会比较清楚。我从2012年就讲过,我要学会怎么当董事长,我不该去干涉这些事儿”。

  如果说早几年谈起阿里,还只知马云不知张勇,那么这些年的大部分时候,则变成了只见张勇不见马云。在前年双十一,当所有人都在台下等着每年例行的马云压轴发言环节时,最后走上台的却是张勇,马云只默默的坐在会场第一排听着,并未上台。

  准备了十年的退休计划

  为放手的这一天,马云准备了差不多十年。

  2009年阿里巴巴十八罗汉辞去创始人身份,以合伙人的身份重新“返聘”;2010年,阿里确定了合伙人协议,在当年取名为“湖畔合伙人”,并开始试运行合伙人制度;2013年,阿里正式对外公布合伙人制度。

  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曾在2014年公开撰文阐释过阿里巴巴建立合伙人制度的思考:“不少优秀的公司在创始人离开后,迅速衰落,但同样也有不少成功的创始人犯下致命的错误。我们最终设定的机制,就是用合伙人取代创始人。道理非常简单:一群志同道合的合伙人,比一两个创始人更有可能把优秀的文化持久地传承,发扬。”

  作为阿里的最高权力中枢,合伙人拥有多项权利,其中最核心的就是对董事会成员的提名和任命权。

  阿里合伙人拥有董事会成员50%的提名权,提名不通过,合伙人有权指定临时过渡董事来补缺,直到通过为止,此外,想要修改有关合伙人提名权的相关条款,需要在股东大会上获得95%到场股东或委托投票股东的同意。

  这一套机制保证了核心创始人和管理层对董事会的控制,进而把控住公司的决策权,最终的目的就是解决马云所说的“创新力问题、领导人传承问题、未来担当力问题、文化传承问题”。

  而全员持股是合伙人制度得以能实施的前提,全员持股计划是阿里在成立之初便推行的。

  具体来说,就是满足一定条件的阿巴员工,都有资格持有一定数量或比例的阿里股份,这项激励措施使得员工可以从公司的发展中获得红利,从而不断的招揽优秀人才加入。而想要成为合伙人的一个前提条件就是,持有阿里一定数量的股份。

  在合伙人之上还设有合伙人委员会,目前由马云、蔡崇信、彭蕾、张勇、井贤栋5人组成,委员会一来负责合伙人的选举,二来提议阿里高管的年度奖金分配。也就是说,公司大事依然是由这几位“长老”来决策。

  合伙人每年会进行一次选举,在离开阿里巴巴集团公司、关联公司或年满60岁即自动退休,但作为永久合伙人的马云和蔡崇信则是例外,也就是说,即使马云不再在阿里担任任何职务,但依然对公司保有控制权。

  目前,阿里的合伙人已增至38人,其中既有张勇等这些陪伴阿里多年的股肱之臣,也不乏很多年轻高管,比如今年新增的两位80后合伙人:淘宝总裁蒋凡、阿里云技术研发负责人蒋江伟。

  按照马云的构想,阿里巴巴合伙人中有三个梯队,最年轻一波负责一线业务的落地与创新,以张勇为代表的核心高管团队负责公司的战略制定,而马云这些“长老”级的高管则放手一线,更多把精力放在人才培养、文化传承等宏观层面。

  美国《财富》杂志中文版主编周展宏这样评价阿里合伙人制度,这种依靠集体智慧来对抗“丛林法则”竞争压力的关键在于由“三代人”组成的合伙人团队

  本网声明:本网登载此文仅出于信息分享,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如该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做删除处理。

合作频道
人民网 金融界 东方视窗 三亚网 腾讯生活 海南网 华北网 山东都市网 央视网 陕甘宁网 福建在线 海口视窗 搜狐网 云贵网 东北在线 新浪网 上海都市网 中国华南网 金鹰网 中国都市网 25788网址 江浙网 广东网 千龙网 江苏之窗 蜀国网 京津网 汽车视窗 大鄂网 中国经济网 大晋网 河南之窗 世界生活网 中国广播网 椰城网 东方都市网 三亚视窗 中国网 河北视窗 云南之窗 杭州之窗 广西在线 中华网 湖南网 安徽热线 吉林之窗 广东热线 华南视窗 云南在线 新华网 安徽在线 海南科技网 杭州在线 凤凰网 中都网 海口都市网 黑龙江在线 华东视窗 都讯网